TMTLab

新媒体实验室TMTLab,聚焦科技、新媒体和移动互联。English version: TMTLab.org

新型合约模式改变唱片行业

原文:http://read.bbwc.cn/j5h0lu.html
来源:商业周刊

20140128002

上世纪90年代末,红透半边天的美国流行乐组合“后街男孩”(Backstreet Boys)凭藉《I Want It That Way》等热门歌曲登顶全球各大排行榜之首。不过,吸引大众目光的并不仅是他们的音乐,该乐团起诉前经纪人骗取其上百万美元一事也曾一度闹得沸沸扬扬。于是,在发行最新专辑时,后街男孩开始寻找能让他们拥有更大掌控权和更高分成比例的唱片合约。

已经步入中年的后街男孩于2013年发行了第8张录音室大碟《In a World Like This》,他们放弃了与传统唱片公司签约,转而与业内人士口中的唱片服务公司进行了合作,后者的性质与经纪公司基本相同。根据协议,专辑的推广和发行权在后街男孩手上,他们能拿到的利润分成比例也比一般艺人高出两倍不止。后街男孩的经纪人彼得·卡特锡(Peter Katsis)说,在这种情况下,寻找合适工作人员以及联络一切相关人士的责任都落到了艺人身上。

作为行业新进者,唱片服务公司中的老大莫过于总部位于柏林的博德曼(BMG),该公司与后街男孩、英国老牌摇滚歌星布莱恩·费瑞(Bryan Ferry)、美国流行歌星安娜斯塔西亚(Anastacia)等众多歌手合作。博德曼的竞争对手包括与英国演唱组合“宠物店男孩”(Pet Shop Boys)、美国摇滚歌星“王子”(Prince Rogers Nelson)签有合约的Kobalt Label Services以及与英国Madness乐队、美国歌手阿曼达·帕尔默(Amanda Palmer)等几十位艺人合作的Cooking Vinyl。

唱片服务公司取得的巨大成功也促使传统唱片公司成立了类似部门。Midia Consulting的音乐产业分析师马克·穆里根(Mark Mulligan)说:“主流唱片公司就像是遭遇到了身份危机,艺人不再需要通过唱片公司成名。”

在博德曼,艺人通常能拿到唱片收入的75%,公司拿25%。而在传统唱片公司,艺人的分成比例一般只有15%到20%左右。这两种合约都规定唱片的营销、制作和宣传费用要从艺人收入中扣除。因此,如果签的是传统合约,刨去这些费用后艺人能拿到手的通常只有很少一点钱或者根本拿不到钱。只有专辑卖得最好的一些知名歌手才能在唱片公司支付的预付款外拿到大笔版税收入。博德曼首席执行官哈特维格·马苏赫(Hartwig Masuch)说,如果你的唱片卖了上百万美元,拿到的分成几乎是零或者少得可怜,而唱片公司又对你说“你这么出名,该满意了”,那么你就该考虑换种唱片合约了。博德曼是德国媒体集团贝塔斯曼的子公司,在2008年把旗下唱片业务卖给了索尼公司。

签订唱片服务合约的大多数是比较知名的艺人,已经在大唱片公司出过热门专辑,而且通常只与唱片服务公司签约一张专辑。这类艺人多数有能力在没有唱片公司支付预付款的情况下自己承担录制成本,并且拥有一个经纪人团队为他们策划宣传。英国歌手彼得·盖布瑞尔(Peter Gabriel)的业务经纪人迈克·拉奇(Mike Large)说,这种模式并不适合新艺人。盖布瑞尔于2013年9月推出了全新大碟《And I’ll Scratch Yours》,这是他与唱片服务公司合作发行的第三张个人专辑。

后街男孩的前经纪人卢·帕尔曼(Lou Pearlman)目前正在监狱服刑,他因涉嫌参与一桩骗取了投资者超过3亿美元钱财的“庞氏骗局”而被佛罗里达州一家法院判处25年监禁。后街男孩当初控告帕尔曼与他们签订了“霸王合约”,称帕尔曼一方面作为乐队经纪人收取酬劳,另一方面又以乐队第六位成员的身份获得报酬,尽管他从来没有登过台。帕尔曼组建的另一只男子乐队“超级男孩”(’N Sync)也曾对他提起类似诉讼。两起案件最后都在庭外和解。

Informa Telecoms & Media驻伦敦的音乐产业分析师西蒙·戴森(Simon Dyson)说,艺人转向唱片服务合约正在改变整个行业的面貌,在如何分配、花费以及筹集资金方面传统唱片公司的透明度正在提高。“可以说,唱片服务的出现让大唱片公司看到它们多年来发行唱片的模式其实可以以另一种不同的方式来进行,”他说。

为了吸引寻求改变的高收入艺人,索尼音乐娱乐正在子公司Red Associated Labels内部成立一个专门的唱片服务部门。华纳音乐集团子公司ADA也从2012年开始提供类似服务,目前正在与美国说唱歌手麦克默(Macklemore & Ryan Lewis)进行合作。环球唱片2013年成立的Caroline唱片服务部门已经与盖布瑞尔、科恩乐队(Korn)等艺人签了合约,该部门的董事总经理迈克尔·罗伊(Michael Roe)说:“我不认为我们是在顺应潮流,这是整个行业对艺人及经纪人需求作出的回应。”

博德曼CEO马苏赫认为,唱片服务合约的出现有其合理性,因为互联网和数字技术的发展让新艺人更容易宣传自己。对高科技十分在行的乐队可以只花几百美元就在家录制一张专辑。有自我宣传天分的艺人可以通过YouTube、Facebook以及Bandcamp、ReverbNation等一些小音乐网站发展歌迷。《美国偶像》(American Idol)、《X音素》(The X Factor)、《好声音》(The Voice)等电视选秀节目也能让默默无闻的普通人一夜成名。麦克默等一些巨星最初就是通过YouTube建立起的粉丝团,英国天后阿黛尔(Adele)则是在一位朋友把她的歌曲小样上传到社交网站Myspace后获得了一家小独立唱片公司的合约。美国流行乐歌手麦莉·赛勒斯(Miley Cyrus)和英国男子组合“单向乐队”(One Direction)是电视选秀出身。马苏赫说,唱片公司帮助艺人成名的作用完全被高估了。艺人现在需要的是电视宣传、社交媒体和广告。如今,没有哪个艺人是单纯靠电台播放他们的歌曲而成名的。(文:Kristen Schweizer 译:采风)

 

Posted under: 新媒体, 社会化网络, 营销, 音频

Tagged as: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