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TLab

新媒体实验室TMTLab,聚焦科技、新媒体和移动互联。English version: TMTLab.org

热点:“网红”系列之《从阿根廷“网红”看社交网络生活的非真实性》

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OTM0MzI2MQ==&mid=404066092&idx=4&sn=7e00955a53a1c709428f20d90aec13b0
来源:人民网舆情监测室;作者:廖灿亮、徐征
20160223001

近日,阿根廷一个名叫Amalia的19岁女孩,使人们对“网红”有了新认识。当人们认为她会凭借“网红”这个头衔继续走下去的时候,结局令人错愕,她竟是一位阿根廷新锐艺术家,所有成为“网红”的经历都是她行为艺术实验的内容,她把这个“网红”实验命名为“Excellences& Perfections”(《出色与完美》),就是“想通过这些照片,证明女性气质是一个建立的过程,而不是每个女人天生的”。

有境外媒体评论指出,网络的真实性有待验证,看到的不一定是全部。一个健康、安全、有趣的网络生态,不仅需要相关管理部门依法规置,也需要每一个网民来维护。

 

社交网络并非真实生活

一般“网红”的主题无外乎是晒美、晒富、晒高档场所。有学者认为,“所谓的网络红人,最初主要是作为互联网发展初期文化无权者(即‘草根’)的一种另类表达形式出现的”。当互联网领域开始出现大量带有明确利益诉求的炒作行为,“网红”成为一种权力或商业的塑造,成为获取利益的工具。

成为“网红”就成功了,显然是一个伪命题。

2015年11月前后,一名成为澳大利亚第一“网红”的19岁少女EssenaO’Neill宣布退出“网红界”。她删除了自己Instagram账号上2000多张照片,将账户介绍改成了“Social Media Is Not RealLife”(社交网络并非真实生活),并给剩余的一些照片配上新文字,告诉那些盲目崇拜“网红”的人们,这些照片开怀的笑容背后,都是虚伪和压力。她说已经在网络中失去了自己。

20160223002

(图为:Essena宣布退出“网红界”)

 

欧洲一组数据表明:截至Essena宣布退出“网红界”,她的Instagram账号有超过58万名粉丝,YouTube上有超过25万名订阅者,Snapchat上也有6万多名联系人;她每周超过50个小时在网上发精挑细选出的照片,回复粉丝留言。

同样来自Instagram的一名网友称:“我曾经认为Essena完全过的是富二代式的有品质的生活,但当看到她自己对所拍照片的重新诠释后,真的感觉她已经失去了正常人该有的快乐,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空虚。”

 

“网红”也传递正能量

“网红”也是一把“双刃剑”,有其弊,也会有其利。他们可以对负能量的扩散推波助澜,误导公众的不良感知,也可以传播反映社会公正、关注社会良知的信息,传递励志成功的正能量。现在的“网红”已不局限于大眼睛、锥子脸,而是存在于各个领域.

比如,社交网络中一些活跃网友,同样是“网红”,他们会借助自己大量的粉丝数传递爱心。2014年8月风靡全球的“ALS(渐冻人症)冰桶挑战”事件,各界网络红人通过社交网络进行冰桶挑战并接力的公益活动,利用名人效应,活动迅速引起世人关注,赢得舆论好评。

20160223003

(图为比尔·盖茨接受冰桶挑战)

 

对网络生态的启示

在纷乱的网络社交平台中,“网红”的影响力越来越凸显。如何利用“网红”的力量使其成为传递社交网络的正能量,不管是境外媒体还是国内媒体,都需要思量。

首先,摆正心态。一般“网红”都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和“颜值”,凭借炫富拥有众多粉丝。如果仅仅把这些物质和表象展现在社交网络中,不免有些肤浅。所以,他们需要摆正心态,更加注重内在美的宣传,能够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号召粉丝们进行诸如公益传递、爱心接力的社会活动。

其次,社交网络和媒体的风气导向。社交网络和媒体是促使“网红”被众人熟知的重要途径,前者能够让他们迅速进行分裂式传播,后者则是促使这些传播正向或者负向的助推手。因此,社交网络公司需要规范“网红”的源内容,净化网络空间;媒体应对一些负面内容做适当批判,倡导网络的真实性。

第三,社交媒体爆发带来信息和内容成倍增加。“网红”要持续走红,正能量话题必不可少。2014年,美国《时代周刊》发布了“30名全球最有影响力的网络名人”,姚晨因为在联合国难民署的卓越成绩,成为惟一入选的华人,称“她经常发微博以推动人们关注这些问题”。

 


Posted under: 新媒体, 社会化网络, 自媒体, 营销

Tagged as: , , , ,